Google 微软 Apple 无人驾驶 Java 人工智能 大数据 阿里巴巴 特斯拉 Facebook VR/AR 安全 手机 亚马逊 机器人 云计算
Copy from China:中国互联网模式开始输出海外

Copy from China:中国互联网模式开始输出海外

《南华早报》(SCMP)撰文指出,中国的互联网生态圈模式正越来越多地被全球各地复制。该国的互联网公司不断扩张在线平台和打造涵盖各类服务的超级应用的做法,正被海外的互联网公司所效仿,“从中国复制”日益流行。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当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电子商务初创企业ShopBack决定改变自己的商业战略时,联合创始人Joel Leong把目光投向中国来获得方向指引和启发,而不是投放硅谷。

“当ShopBack最初上线的时候时,我们主要专注于桌面端的电子商务。”Joel Leong说,“但我们后来意识到,中国企业非常关注移动端应用。”

这促使该公司采取了“移动优先”战略,推出了自己的ShopBack应用。该举引导用户从包括Lazada、Booking.com和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和全球速卖通在内的合作伙伴的移动应用购买产品和服务。ShopBack从每一个订单中赚取佣金,并以现金回扣的形式与用户分享。

Joel Leong表示,“与美国和欧洲等更为发达的市场相比,东南亚与中国的手机使用率要更高。”

《南华早报》、科技新闻网站Abacus和旧金山风险投资公司500 Startups联合撰写的《中国互联网报告》(China Internet Report)显示,中国拥有14亿人口,拥有7.72亿互联网用户,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社区。

中国的庞大规模意味着,尽管中国约一半的人口没有上网,但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智能手机用户数量仍然达到美国的3倍,移动支付用户数量更是达到美国的11倍。

如此巨大的市场,也让三大互联网巨头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规模。这三家被统称为BAT的公司已经从最初的细分业务扩展到为用户提供一系列产品和服务的大型在线平台。它们的市值如今合计超过1万亿美元。

规模在互联网领域至关重要,原因是所谓的网络效应,即用户的增加可提升所消费的产品或服务的价值。

许多即将进行的IPO(首次公开招股),应该会让中国上市互联网公司的队伍进一步壮大起来。除了刚刚在香港上市的小米以外,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腾讯音乐和腾讯投资的美团点评等公司也打算上市。

中国相对封闭的互联网涌现了大量的应用和服务,其中有很多应用和服务所取得的规模比美国的同类产品要大。

Copy from China:中国互联网模式开始输出海外

中国的十大互联网公司

就全球在线搜索市场份额而言,谷歌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但在中国,百度则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在该国不断增长的在线零售领域,拥有淘宝和天猫平台的阿里巴巴主要是与京东展开竞争。

腾讯运营着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同时它也是全球营收最高的视频游戏公司。微信目前拥有超过10亿活跃用户。

“从中国复制”

BAT的迅速发展表明,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实现大幅扩张,且在本土市场引领创新,展现出巨大的影响力,就像过去几年硅谷吸引了大批的模仿者那样。

中国内地的企业家和初创企业过去常常采取“复制到中国”(Copy-to-China)的做法,即克隆在其他地方发展起来的成功商业创意,并相应进行本土化。随着BAT和其他中国公司取得长足的进步,“从中国复制”(Copy-from-China)的模式开始在全球互联网领域被广泛采用。

风险投资公司GGV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Hans Tung表示,源自中国的独特商业模式,比如共享单车,在西方和新兴市场也已经流行开来。GGV capital是美国自行车和电动滑板车共享平台Lime的投资者。

“在美国,共享单车并不像电动滑板车共享那么受欢迎。滑板车可以覆盖更长的距离,也更容易操控。”Hans Tung说道,“交通出行方式可能有所不同,但其背后的原理与(中国的共享单车模式)非常相似,包括锁住和解锁设备的功能机制。”

超级应用和生态圈模式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纷纷在搭建能够承载多种服务的平台,以为消费者提供更大的便利。

“在中国,你可以看到的一个核心趋势是平台变得大得多了。”前行业分析师、新加坡游戏与电商公司Sea首席战略官阿兰·赫拉威尔(Alan Hellawell)表示,“中国的大型(在线)平台,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平台,如今在很大程度上是它们过去10至15年所做事情的一个超级集合。”

例如,根据《中国互联网报告》,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将社交网络元素融入到它们的平台运营,以此来提高用户参与度。该报告以总部位于上海的拼 多多作为例子,该社交商务平台借助微信的社交关系网络促使人们拼团购买商品。

拼 多多于2015年上线,去年7月超越唯品会成为中国第三大的电子商务服务平台。

数据显示,在截至3月31日的12个月里,拼 多多录得1987亿元人民币(约合298亿美元)的GMV(商品交易总额),较此前12个月的209亿元人民币大幅增长。

作为对比,京东花了10年时间才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的GMV,唯品会和淘宝也花了8年左右。

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和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都属于功能全面的移动支付平台,驱动着电子商务交易和大量线上到线下(O2O)的服务,从订购外卖和购买演唱会门票到预订机票和酒店。

BAT和中国其他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也有自己的风险投资部门或创新部门,意在发现并投资能够接入其平台的下一个重大项目。

中国不断扩张的在线平台模式正在东南亚等地区找到了立足之地。东南亚地区有11个国家和大约6.55亿人口,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年轻人和手机不离手的消费者。

举例来说,总部位于新加坡的Grab公司一开始只是一家出租车预订应用运营商,后来将“Taxi”从公司名字移除,示意它还要在出租车领域以外进行业务拓展。由两位哈佛MBA同学陈炳耀(Anthony Tan)和陈慧玲(Tan Hooi Ling)共同创立的Grab正在扩大其服务范围,涉足包括食品杂货配送在内的多个领域。这是该公司为消费者打造“日常生活应用”,补充其在交通出行领域的核心优势的目标的一部分。

Grab的印尼竞争对手Go-Jek目前提供的服务比Grab多,但那些服务覆盖的国家比较少。赫拉威尔表示,游戏和电子商务提供商Sea目前正进军金融服务领域。腾讯是Sea的股东之一。

Grab和Go-Jek各自拥有一位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滴滴出行和美团点评。

“超级应用和生态圈(商业模式)毫无疑问是中国带动起来的一个趋势。”Hans Tung说,“你将会看到更多的互联网公司拥有涵盖各种服务的超级应用,变得像美团或者滴滴那样。”Hans Tung的公司投资了Grab。

短视频应用

短视频应用是又一个明显来自于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出口产品。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应用的海外版本Tik Tok是今年年初下载量最多的一款iPhone应用。

尽管通讯仍是手机上的一项重要活动,但去年用户在线观看短视频的时间增加了两倍多。《中国互联网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短视频应用的月活跃用户数量翻了一番,从年初的2.03亿增至年底的4.14亿。

按照消费者支出排名,今年苹果App Store应用商店前10大应用中,有5款是由中国公司运营的。应用研究公司App Annie 7月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其中腾讯视频排名最前,仅次于美国流媒体视频应用Netflix。在中国最赚钱的应用榜单上,爱奇艺、快手、优酷土豆和QQ分列二至五位。

该报告还特别指出了互联网对中国农村人口的影响。去年,中国农村网民数量达到2.09亿,超过了俄罗斯和意大利的人口总和。即便如此,中国农村人口中只有35%是联网的——这意味着,中国约三分之二的农村居民仍未触网。

尽管如此,中国互联网产业为农村地区创造了就业机会,同时也改善了它们的教育和医疗保健事业。收入的增长已使得中国的这一消费者群体日益受到追逐新市场的企业的重视,尽管按发达经济体的标准来衡量,该国的平均收入仍然偏低。

到2020年,中国政府定义的贫困村落将有一半具备电子商务能力,这些地区的商户因而能够向传统地理范围之外的市场销售商品。报告称,中国有2100多个村落,其中至少有10%的家庭在网上销售商品,去年的年销售额至少达到160万美元。报告还指出,它们共有49万家活跃在线商店,年销售额190亿美元,创造了130万个新就业岗位。

在教育领域,中国农村地区有5500万学生可通过在线直播课程触及。地方政府要至少将8%的年度预算用于教育数字化。

农村居民也是短视频应用大受欢迎背后的一股推动力量。在他们的助力下,腾讯投资的快手成为了一个创造和消费娱乐内容的热门平台。

保守对待加密货币

然而,在一个领域上,中国选择了一种保守的态度,它就是加密货币。

去年9月,中国下令关闭所有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宣布所有的ICO(首次代币发行)都是非法的,这标志着政府官方开始打击数字货币。这促使大量的比特币交易商转投到其它的国家。ICO在其他国家也受到密切的关注,包括美国和英国。

今年,中国央行要求金融机构停止为任何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活动提供资金。该国还屏蔽了与加密货币交易和ICO相关的海外网站。

上周,中国监管机构的一位高级官员承认区块链的创新之处。区块链是比特币和以太币等加密货币背后的在线账本技术。然而,该官员也警告不要将这种技术“神化”,反映出政府对红红火火但带有黑暗色彩的加密货币行业的复杂感受。

虽然政府官方的态度十分审慎,但上海、山西、河南、广州、贵阳和杭州等城市都相继出台了鼓励区块链发展的政策。雄安新区总体规划也着重谈到利用区块链来建设智慧城市。

点赞 0 打赏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