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微软 Apple Java 无人驾驶 人工智能 大数据 阿里巴巴 特斯拉 Facebook VR/AR 安全 手机 亚马逊 机器人 云计算

软银激流勇退?

过去的三天,估计很多人都在试图计算阿里巴巴(Alibaba Group, BABA)和马云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从6月1日-3日,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连着三次调整了其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数字。

从79亿美元,到89亿美元,再到100亿美元

6月1日

软银和阿里巴巴同时对外宣布,软银出于资本结构和降低负债规模的需求,出售手中价值79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并宣布了出售的具体计划,包括阿里巴巴回购20亿美元,阿里巴巴合伙人回购4亿美元等,此举得到了外界的充分理解;

6月2日

软银突然变卦。

彭博社报道称,软银将上述阿里巴巴股票出售计划由79亿美元提升至89亿美元,增加了10亿美元的出售规模,具体为,

1)阿里巴巴拟以每股74美元从软银购回2700万股阿里巴巴股票,面值约20亿美元;

2)阿里巴巴合伙人同意以每股74美元从软银购买5,405,405股阿里巴巴股份,面值约4亿美元;

3)软银同意向GAMLIGHT和ARANDA分别定向出售5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份;

4)软银另外出售规模扩大后的55亿美元为期三年的可转换的阿里巴巴股票支持证券,票面利率5.75%,对该证券的定价为溢价17.5%。

6月3日

软银再次变卦。

同样是根据彭博社放出的消息,软银再次宣布,已完全行使一项额外购买 20%信托证券的权利,这部分价值11亿美元,可转换为阿里巴巴股票,从而将可转债规模提高到了66亿美元,因此将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额度整体提升至100亿美元。

软 银本身作为阿里巴巴大股东,在本次出售计划前,其共持有797,742,980股阿里巴巴股票,占总股份的32%。在6月1日宣布的79亿美元出售计划 后,其股份由32%降低到28%,粗略计算,其出售阿里巴巴100亿美元价值的股票后,其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将降至约27%,仍然远高于其拥有阿里巴巴董 事会席位所需要的15%的份额。

如何解读软银的变卦行为

软银出于降低负债额度、优化资本资本结构的考虑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即使如马欢腾也曾经多次通过出售腾讯的股票来进行套现,外人无可厚非。

何况,软银今年3月份宣布将集团一拆为二,拆分后,一家公司将专注于发展国内电信业务(包括宽带和移动业务),而另一家则专注于打理软银在海外的投资业务。并且出于调整、优化其投资业务的考虑,还缓解收购美国移动运营商Sprint Corp的资金压力,都非常合情合理。

但软银连着三天,两次变更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额度就值得商榷了。这显然会让外界看衰阿里巴巴的股票,它作为最大的股东也会因此受损。

让人疑惑的是,软银为什么不是一次性宣布完整价值1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如果软银是通过第一次就出售100亿美元股票(假如这是软银本轮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最终额度),哪怕一次性宣布出售20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相信外界也不会对此进行过分解读。

但 软银这么连着三天搞了三次之后,外界就很难不去对此进行更多的解读了。是软银不看好阿里巴巴股票的上升空间了?还是软银想通过出售计划套现的钱去投资、并 购其它的公司、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了?是因为阿里巴巴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问询,所以让孙正义对阿里巴巴股票丧失信心了?还是……

可 以预判的是,软银很可能会在未来抛售更多的阿里巴巴股票。因为从软银这次操作的手法来看,人一旦有了第一次某种行为后,尝到了某种甜头后,就会在未来继续 进行这样的行为。打个比方,一个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人,他第一次杀人后会陷入极度的痛苦、迷惘、恐惧、自责之中,但是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 次,并且他不再会有第一次时的那些恐惧、自责,反而会变本加厉。

外界甚至会引发一种新的猜测,即包括马云在内的阿里巴巴管理团队是不是跟孙正义闹掰了?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尽管软银对阿里巴巴的投资一直被认为是财务投资,不干涉、参与阿里巴巴的决策,外人谁又知道呢?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曾经对外明确表示不会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孙正义,他在外界塑造的形象或多或少会受损,何况他本次连着三天三调抛售金额,必然给外界一种不再那么可靠的印象。

此时,对于外界,尤其是唱衰阿里巴巴的人来说,最想看到的是马云此时脸上的表情。至少,他昨天给外界施展的表情还算淡定。

6月2日,马云在杭州阿里巴巴总部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他说:“孙正义要减轻负债决定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我们支持。阿里巴巴能为股东赚钱,我们感到骄傲,股东们赚钱越多,将来投资中国,投资创业的人就会越多。”

马云还表示,今天阿里巴巴现金充足,未来业绩乐观,这次阿里巴巴增持,既有了投资自己公司的机会,拥有了更多的股份,同时也让股权架构更加透明健康,可持久。未来如有机会,在战略资金储备充足的情况下,阿里巴巴还会继续增持自己的股票。

他 还回应了阿里巴巴正在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问询的事情,他说,阿里完全理解,并积极配合。“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在美国没有可以参照的样本,让美国理解阿 里巴巴的商业模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解决质疑的最好办法是透明和沟通,每一次质疑都是一次沟通的机会。我们认为配合提供信息是最透明的沟通方式,也要感谢 美国证交会给了我们一个互动的机会。”

但阿里巴巴的股价似乎并没有像马云所展现得那么自信,在美股周五交易中,阿里巴巴股价继前一交易日暴跌6.48%后微跌0.88%,报收于76.62美元。

 

  据报导,软银将分阶段完成上述89亿美元股份的减持:

1)55亿美元为软银另外出售的三年阿里巴巴可转债,票面利率5.75%,对该证券的定价为溢价17.5%。;

2)20亿美元股份将由阿里巴巴用自有现金以每股74美元回购;

3)4亿美元股份将由马云在内的34名高管组成的阿里巴巴合伙人以每股74美元认购;

4)10亿美元股份将定向配售给Gamlight(新加坡主权基金GIC旗下)和Aranda Investments(新加坡政府投资基金淡马锡旗下)。

 软银不是出了问题,是问题多多

一直在泥潭中挣扎的日本经济,无疑是软银最大的问题。

正因为如此,去年,孙正义表示日本的竞争力正在下降,软银不可过度依赖本土市场,要追求全球化的战略布局,软银进入重要的过渡期。

为了能够在海外轻盈上阵,今年3月软银进行业务重组,分拆为两家公司,一家专注于成长较为缓慢的国内移动通讯业务,而另一家公司负责软银在海外 的科技领域投资,其中海外业务由孙正义亲自挑选的谷歌前高管、Nikesh Arora负责。Nikesh Arora一直在重新评估软银庞大的投资组合。知情人表示,这次减持阿里巴巴股份,套取资金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2013年,软银斥巨资20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第四大移动运营商Sprint,借此进入美国通信市场。但这笔收购最终导致了软银债台高筑,软 银当前债务总额高达约1082亿美元,净息债务逾80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一系因收购美国移动运营商Sprint)。由于软银债务规模过于庞大,美国评级 机构穆迪已将其长期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

不幸的是,软银在过去三年间并未能成功扭转Sprint的困境,大打价格战的Sprint在去年,用户数被T-Mobile反超,从第三位掉至第四位。今年5月,Sprint发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巨亏5.54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亏损2.24亿美元。

Sprint的债务问题是个大坑,截至2016年3月底,Sprint账上有26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产品,但是和高达340亿美元的负债相比,实在是少的可怜;如果横向比较,其竞争对手T-Mobile的账上则有75亿的现金和209亿的负债。

屋漏偏逢连夜雨,Sprint还因逃税被纽约州索赔3亿美元:5月31日,Sprint对该案件的上诉惨遭美国最高法院拒绝聆讯,意味着2015年10月纽约上诉法院的判罚判决有效,Sprint很可能要继续支付巨额罚款。

说到Sprint, 笔者在美国生活了八年,身边极少有人用Sprint。追求信号好的都用AT&T和Verizon,求性价比的通常选择T-Mobile(话说T- Mobile普通的套餐都配有个逆天的全球无限免费流量功能、简直太划算)。而提起Sprint,大家的反应通常都是“没用过、也没想过要用、不清楚好不 好用”。毕竟,在美国使用同一运营商的用户间互打免费,大家都偏好于选择身边朋友常用的运营商。Sprint要从其他运营商那儿抢客户,只能烧钱出台各种 优惠政策,因为已经不具有市场优势,所以效果都很一般。

当然了,Sprint在新的一年公司展望里,提出了要削减成本、丰富融资渠道等策略以改善其财务状况,但说来容易落实难,以Sprint这样的 财务状况,加之穆迪去年9月下调其信用评级,想再建立起多元化的融资渠道,恐怕难上加难;而对于本就已在流失客户的Sprint而言,如果还要削减成本,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试问没钱又如何吸引新客户呢?

其实,当初软银收购Sprint,是计划要再收购T-Mobile然后合并这两家运营商,通过低价策略向AT&T和Verizon发起挑战,可奈何美国电信业监管机构以反垄断为由阻止了该合并。从此,Sprint只好独自烧钱,大打价格战试图赢取更多的客户。

现在Sprint俨然已进入一个恶性循环中,软银别无选择,只能继续烧钱。

孙正义在2月份曾表示:可能需要两年的时间来解决客户的流失以及亏损问题。根据市场的估算,按照目前电信价格战的烧钱速度,Sprint到 2016年底就可能耗尽资金。Sprint曾表示如果公司需要注入新的资本,孙正义将提供支持:“我们有一个非常愿意提供支持的大股东,如果公司需要更多 的资金,他会给的”。

除了深陷Sprint的债务泥潭外,现在的软银,也有些自身难保:软银上个月公布的财报显示,软银2016年第一季度利润同比下跌 30%,2015年净利也下滑29%,因此,软银的股价也于2016年2月跌至收购Sprint以来的最低点,距离2013年底的高位足足跌去超过一半。

软银首次大幅减持阿里:问题出在软银还是阿里

   为应对股价的不断下滑,软银于2015 Q3和2016 Q1分别使用库存现金及出售资产所得收益回购价值10.9亿美元和44亿美元的股票。

所以,软银现在是内外都缺钱。于是,孙正义手里只剩下出售优质资产这张牌。

减持阿里巴巴算什么?孙正义连Supercell都舍得放手

除了减持阿里之外,近期资本市场最津津乐道的就是,软银将抛售旗下持有的世界级的游戏公司Supercell(拥有卡通农场,海岛奇兵(BB)、部落冲突(COC)、皇室战争(CR)等顶级游戏)的多数股权,接盘公司是腾讯。

2013年底软银斥资15.3亿美元收购了Supercell51%的股份;2015年更是将持股比例增加到73%,表明软银对 Supercell前景的看好。在这项交易后,Supercell估值达到了52.5亿美元。近两年,Supercell无疑是全球最顶级的游戏公司,据 其财报显示,Supercell 2015年实现营收23.3亿美元,净利润高达9.64亿美元(等同于腾讯2015年游戏业务净利润的约11%),Supercell旗下游戏拥有1亿日 活跃用户,2.5亿个游戏内社区。

软银这次连这么热门的印钞机Supercell都舍得放手,可见其手头,现在是有多缺钱。

据悉,软银在阿里巴巴交易后,或许又在寻求进一步的资产出售计划,考虑出售GUNGHO股权——日本最知名的游戏开发商。

阿里巴巴:也是多事之秋

对于软银的减持计划,阿里回应,阿里巴巴及其合伙人将会回购24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蔡崇信6月2日在分析师会议上提到,公司采取回购策略,不仅可以帮助软银降低其债务规模,更反映管理层对阿里巴巴长期发展的信心,一举两得。

然而,就市场目前的反映来看,似乎这次的表信心并未得到市场认可:第一股东减持,怎么都不是什么好事。何况,软银手头还有28%的阿里股份,虽然6个月内不会再减持,但6个月可是一晃而过啊!

近来阿里巴巴也是进入多事之秋。该公司主动在年报中提及其正在接受美国证监会调查,证监会要求其提供会计文件和信息,以判断是否违反联邦法律。文件包括菜鸟物流业务的会计、对关联方交易的处理以及“双十一”运营数据的报告。受此消息影响,阿里股价在发布年报当天跌近7%。

一个可能的投机会: Snapdeal, 印度版的阿里巴巴?

对于软银的减持行为,有分析师称,减持阿里巴巴股份所得的资金,将令这家日本集团能够加大对科技和互联网创业型企业的投资。在软银众多投资中,此刻最应景的应是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

Snapdeal成立于2010年,与亚马逊和Flipkart组成了印度三大电商巨头,三者总共占领了印度网购市场高达91%的份额。其中Snapdeal和Flipkart均为本土电商,对比亚马逊有天然的本土优势。有趣的是,Snapdeal的创始人库纳尔·巴尔是阿里巴巴的狂热崇拜者,他把自己的公司描述为“印度版阿里巴巴”。目前Snapdeal拥有约25万商户和约8000万消费者,正逐渐被打造成“印度版淘宝”。

2014年10月,Snapdeal曾获得软银6.27亿美元的投资,软银也因此成为Snapdeal的最大投资者。去年底,Snapdeal 进行了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投资机构包括富士康、阿里巴巴以及软银。2月16日,Snapdeal宣布完成新一轮2亿美元融资,由全球最大的养老金机构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师养老金计划,以及新加坡投资公司Brother Fortune Apparel领投。此轮融资对Snapdeal的估值为65亿至70亿美元,使其成为印度估值排名第二的创业公司,仅次于竞争对手Flipkart。

目前来看,印度的电商市场规模仍有较大的成长空间。2014年eMarketer数据显示,当年印度电商销售额仅为53亿美元;同期中国电商仅在双十一期间就达到了500亿人民币(约77亿美元)的交易量。

目前,印度的中产阶级逐年增长,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使用人数不断扩大,印度很可能将是下一个电子商务的爆发增长市场,但Snapdeal是否能成为第二个阿里巴巴,尚取决于其是否能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如果Snapdeal真的长大成人,是否也意味着阿里巴巴在印度市场的拓展再无可能?

点赞 0 打赏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