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微软 Apple 无人驾驶 Java 人工智能 大数据 阿里巴巴 特斯拉 Facebook VR/AR 安全 手机 亚马逊 机器人 云计算

即便在2015年公开表示限制此类数据访问,Facebook承认仍向61家公司提供访问权限,华为、联想、OPPO、阿里巴巴均在榜单中

据CNBC报道,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已承认向61家科技公司提供了其用户数据的特殊访问权限,此前该公司曾在2015年公开表示限制此类访问。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

Facebook在上周五晚些时候提交给美国国会的747页文件中承认,该公司在2015年5月宣布限制上述做法后,继续与61家硬件和软件制造商分享用户信息。美国国会议员今年4月份曾向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提出数百个问题,这份文件是针对这些问题做出的回应。

Facebook表示,从美国在线(AOL)、包裹投递服务联合包裹服务(UPS)到约会应用Hinge,该公司向它们提供了特殊的“一次性”(六个月)共享服务,以便它们能够遵守Facebook的新隐私政策,为其设备创建自己的Facebook应用版本。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分享的数据包括朋友的姓名、性别和出生日期。

Facebook在文件中承认:“我们与这些公司合作,为各种设备、操作系统和其他产品构建集成。在这些产品中,我们与合作伙伴希望为人们提供一种接收Facebook信息或体验的方式。这些整合是由合作伙伴为我们的用户建立的,但被Facebook认可。”

该公司还表示,通过测试,它发现另外五家公司的应用“理论上可以访问有限的朋友数据”。Facebook在文件中表示,已经终止了38项合作,并计划在7月底之前停止另外7项合作。

今年4月份,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成员向扎克伯格提出了诸多问题。6月份,这家社交网站发布了Facebook对委员会某些问题的书面答复,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已经回答了其中的许多问题,并承诺会让他的团队为议员们提供“更详细回复”。

今年4月,扎克伯格在参议院和众议院都参加了作证。当时,这家社交网站正在处理与数字咨询公司——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有关的滥用数据丑闻。这家公司与特朗普的总统竞选活动有关联,被曝不当访问了多达87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信息,引发了强烈反弹,人们质疑Facebook能否被信任,以保护其20亿用户的个人信息。

该公司还因未能采取足够措施防止俄罗斯“网络巨魔”在该平台上发布错误信息和分裂内容而处于尴尬境地。俄罗斯的这些活动包括干预美国总统选举、在选民中制造不和谐等。议员们对Facebook给予华为特殊的用户数据访问权限尤其表示担忧。

今年6月份,《纽约时报》报道称,Facebook同意向至少60家不同的设备制造商提供大量用户数据,包括苹果(Apple)、微软(Microsoft)、三星(Samsung)和黑莓(BlackBerry)等公司。

在一次测试中,《纽约时报》的记者使用2013年的黑莓设备登录Facebook,使用一个大约有550个好友的账户,监控用户请求和接收的数据。通过款名为Hub的黑莓应用,这款设备能够获得多达29.5万名Facebook用户的“可识别信息”。

Facebook没有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但此前曾表示,它们将采取行动,确保利用剑桥分析公司数据的行为不会再次发生。扎克伯格说,Facebook将调查所有能够访问大量用户数据的应用,并进一步限制开发者的数据访问权限。

Facebook 和其他硬件制造商共享用户数据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几个月之前就有媒体爆出了这一消息。虽然当时 Facebook 矢口否认这一共享行为出卖了用户的隐私,但美国国会依然要求他们对这一质疑进行回复。今天这747页的回复终于公之于众,原来除了苹果、三星等企业之外,华为、联想、OPPO、阿里巴巴等中国厂商也在 Facebook 分享数据的合作名单中。

总而言之,此前 Facebook 和52家企业有共享数据的合作,包括华为、阿里巴巴、联想、TCL 和 OPPO,但是和其中38家的合作已经结束,比如惠普和 Palm,同时有7家公司的合约将会在这个月到期。不过也不是所有合作关系都会终止,有三家依然会继续合作,其中包括苹果和亚马逊。

不过 Facebook 依然简称这一数据共享协议并没有被滥用,比如他们和一家名为 Tobii 的合作就是为了开发一款眼球追踪应用,所以 Facebook 和对方共享了 ALS (肌萎缩侧索硬化,俗称渐冻症)患者的数据。同时阿里巴巴、Mozilla和 Opera 的合作是为了能够在他们的浏览器中直接启用 Facebook 通知,以提供更好的体验,但这一切都不会访问好友信息等敏感数据。

对于“数据共享”的初衷,Facebook 在文件中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依然是依托于手机硬件和本地系统的,这很大程度上限制了 Facebook、Twitter 和 YouTube 等互联网服务的发展,所以我们需要寻求一些合作。”

同时 Facebook 还认为自己一直都在数据保护上做的不错,比如说在2014年更新更严格的数据共享规定之后,包括 Hinge 和 Spotify 在内的61家应用开发商花了6个月时间来缩减他们所搜集的数据。但 Facebook 也承认有五个开发商可能通过beta测试访问了“有限的好友数据”,但他们没有解释涉及到的内容。

对于这一解释,不少人依然表示质疑,毕竟前面提到的不少合作伙伴是硬件供应商,可不是简单的软件开发商,没有人能确定他们的合作是不是邪恶的。

点赞 0 打赏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