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微软 Apple 无人驾驶 Java 人工智能 大数据 阿里巴巴 特斯拉 Facebook VR/AR 安全 手机 亚马逊 机器人 云计算

不跟你收钱的谷歌和Facebook是如何挣钱的?

和出租车按里程收费完全不同的是,我们平时浏览网页时根本不会触发计数器,一切都看似是完全免费的。那么问题来了,像谷歌和脸书这样的公司市值已达数千亿美元,他们不向用户收费,每年产生的巨额利润到底从何而来?

事实上,正如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所说:你看似无须支付任何费用,因为“你才是产品”。他这么说正是批评脸书和谷歌通过不光彩的手段获利。

简而言之:当你使用他们的服务而他们不要你付费,是因为他们通过你的种种上网行为无穷无尽地收集关于你的信息,高价卖给各种公司,这些公司从信息中提取有用情报来锁定目标客户。这就是经济学家们所说的“双面市场”,一面对个人免费,一面对公司收费:

谷歌、免费报纸和PDF文件有什么共同点?它们在市场上面对消费者的一面是免费的。我们无须支付任何费用就可以使用谷歌搜索引擎、阅读免费的日报或查阅PDF文件。但是,这些服务面对其他客户即公司时,公司将要付出高昂的价格来投放广告或创建PDF文件。市场的一面是免费的,另一面是收费的。

这就是靠“免费”发大财的新套路:善于利用大数据

市场的双面性正是所谓“大数据”价值的主要来源之一,这些大数据被出售给公司,而这些公司靠着数十亿互相联结的目标对象在网络上连续传播来不断捞钱。对掌握了“免费”的艺术和如何利用“免费”的人来说,“伪免费”是极其有利可图的,表面看来“不要钱”的社交网络实际上由完全以牟利为目的的私人公司暗中运营。

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总裁杰里米·里夫金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产生了一个新的经济组织形式,即现在存在三个不同的互联网。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我们日常使用的通信互联网。它们带着或多或少的商业化目的,聚集和“引领”上百万人组成了网络社区。这个互联网提供一些付费使用的服务(用滴滴打车要付费,就像从亚马逊订购图书或通过Airbnb预订公寓一样),以及一些看似免费、实则不然的服务。

乍一看,使用谷歌、Facebook或Twitter的服务是免费的,用户似乎是免费浏览网页,在网络上进行搜索或发帖不花一分钱,但这些看似免费的服务其实通过极其高效的计谋产生天文数字般的利润。

这些公司欣欣向荣,假装无私,却不停地收集无限多的数据,包括关于我们的生活方式、愿望、健康、怪癖、忧虑或消费习惯的数据(我们所说的大数据),以高价卖给其他公司,使这些公司能够优化沟通、创新和销售策略,针对他们的客户发送广告,根据网民对各种问题的回答来不断深入分析客户需求,进而推送个性化广告。

比如今天中午12点30分你上网搜索了上海的一家日本餐厅?毫无疑问,你想去吃午饭。如果同样的请求发生在午夜,意义则不同:可能你找的是送餐上门服务。通过这些数据分析,你的生活规律和习性将被一览无余。

经济学家认为在未来,通信互联网将与其他两个网络——能源互联网、物流网络一起,融合成第四个网络:物联网。预计到2030年,全世界将有200亿或300亿物体联结在一起,它们将持续不断地搜集亿万份关于你想象得到的各种问题的“大数据”。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冰箱配备有各种传感器,能够像成年人一样自行发现你储存的牛奶、黄油或橙汁不够了。它不仅知道,还可以在线下订单购买你常用的产品,不需要你亲自过问,产品送来你也不需要动一下手或一直惦记。

这第四种互联网会带来巨大机会,并且将很快在人类生活的所有领域内变得不可或缺,从健康、预防各种事故到打击犯罪。例如在住宅、办公室、飞机、动物、海洋、植物、垃圾箱、道路、人体、雪山、候鸟、安保系统、监控摄像头、商场、公共场所,以及用于预测犯罪、地震或雪崩,抗癌,监控老人、残疾人等无法自理的人员或人为灾祸、交通堵塞。

令人担忧的是,现在几乎所有的个人数据都对大型IT企业开放,首先是GAFA((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随后还有更多地私人企业,都将获取大数据,通过算法分析得出各种情报用来做生意。

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现了专业的“数据经纪人”,他们将企业甚至国家的数据出售给不同客户。据估计,专门收集和出售信息的美国Axiom公司2012年收入11.5亿美元,掌握全球7亿人的信息,平均每个人1500条数据,等于是掌握了我们几乎所有人的数据!

我们可以看出这种新的共享经济给我们的私人生活带来很大风险。谷歌或脸书这样的大公司在各自领域占据着近乎垄断的地位,令人怀疑他们所提供的信息可能经过操纵,怀疑他们收集信息的真实用途,我们的私人生活变成了商品——就是那句话:“之所以免费,因为你才是产品!”换句话说,如果你无须付费,被卖的商品就是你。“你”就是你的个人信息,它成了“新石油”,价比黄金。

当然,做大数据生意的各大公司都指天发誓说他们收集的数据是“匿名化”的,但实际上绝对没有谁能保证这一点,比如脸书曾经被指控将非匿名数据提供给美国国家安全局。此外,“匿名化”这个词本身就令人担忧,说明数据原本并非匿名。

不管愿意与否,我们所有人都无可挽回地卷入其中。如果谷歌能像它所说的那样,通过对比分析万亿数据使医疗完全个性化,设法在未来二三十年内根除癌症,谁会不愿意?谁会“仅仅”(我特意加引号,因为我深知这个词可能被误读)为了保护自由而放弃这一可能性?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不可否认的好处需要付出代价,我们不能既要好处又不肯花钱,占尽一切便宜。

法国前教育部长吕克·费希在其著作《超人类革命》一书中指出,整个欧洲和美国正在兴起一种名叫“超人类主义”的意识形态,即随着生物技术、信息技术、再生医学、和人工智能的突飞猛进,人类的生存状况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所谓长生不老再也不是神话或科幻,对人类的增强和改善更可能产生“超人类”。

在一定意义上,这对个人之间的网络共享经济来说也是一样,至少从使用者的角度来看,新的经济模式越来越倾向于让人获得解放的使用权而不是使人受到束缚的所有权。

但这种新经济也会带来一系列问题。

凭借新技术和物体互联而成倍增长的网络经济创造出了一个新世界,而这个新世界绝不是资本主义的终结。我们正在经历的新经济,是一个放松管制和反国家主义(如世界各地流行的“优步化”)的巨大风潮。

“免费”利润的兴起,其崛起速度之快,金额之巨,从滴滴、摩拜等公司在最短时间内获取了非凡利润就可见一斑,这些公司以及其他很多公司让个人与个人直接对接,绕开传统的“专业”中介机构(酒店、出租车、汽车租赁公司、百货公司等)。这恰恰不是所谓的资本主义的终结,而是极端自由资本主义和商业资本主义的大爆炸,掩藏在温和而虚假的“免费”面纱之下。

点赞 0 打赏

我要评论